家庭暴力

寻求帮助
我如何自救或帮助被家暴的人?

取得医疗协助

  1. 如果你受伤了,可以到附近的政府医院的急救及创伤部取得医药护理。你将会在一间叫‘一站危机处理中心’(One Stop Crisis Centre)的房间里得到治疗。
  2. 如果那里有警察柜台,告诉警官你是个家庭暴力的受害者,并且需要医药护理;他们将会给你一张59号表格(Form 59),来让医生记录你的伤势。
  3. 你无必要取得医药报告。但如果你想要,你需付RM40 ,并且需要达至两个月才会送到给你。
  4. 如果暴力行为在晚间发生,而你在得到医疗协助后无处可去,你可以向护士要求让你在急症室里过夜。

向非政府组织求助

  1. 你可以联络任何一个妇女组织以得到协助,如:妇女醒觉中心 (WCC)。我们在这危机时刻提供即时的辅导服务。
  2. 在有必要的情形下,WCC的社会工作者可以陪同你到警局、医院及福利部。
  3. WCC可以提供你暂时性的庇护所,一个让你和孩子远离暴力环境的地方。
  4. 如果你觉得你和孩子含有暴力的生活会日益严重,立刻筹谋以后的生活以备不时之需。时时刻刻都要为自己准备一个安全计划。

获得紧急保护

如果你需要紧急保护,你可以播打15999联系Talian Nur,或直接前往你所在地区的社会福利部 (JKM),告知官员您想获得紧急保护令(EPO)。申请EPO时不需要警方报告。

授权的JKM官员将与你面谈,填写相关表格,并为你签发EPO。 EPO仅在7天内有效,不可续订。你可以在7天内决定你的下一个行动。

向警方报案

  1. 你可以到任何一间警局报案
  2. 在警案中,用任何语言记录你的配偶虐待你的细节。尽量记录得非常仔细包括案发的日期和时间。
    几时:它什么时候发生?
    那里:它在哪里发生?- 地点
    什么:是什么状况?
    谁:谁牵涉在内?
    怎样:它怎样发生?
    后果:在那事件过后,你有什么后果(瘀青,受伤等)?

3. 在前柜的警官将根据你报案地点,转介于辖区警局里的妇女及儿童性侵部门(D11),由一名性侵单位的调查(IO)。
4. 那名调查官将会详细记录事件的细节;这是警方声明,用来调查你的案件。
5. 你可以要求购买自己的警察报告以作参考:那份报告价值RM4。
6. 当你投报后,你还担心你和你的孩子的安全将再面对你配偶的暴行,你可以通知那名调查官你想取得一张临时保护令(IPO)。如果那名调查官同意你该得到一张临时保护令,他/她将会给你一封转介信。拿着这张转介信到福利部(Jabatan Kebajikan Masyarakat,他们将会协助你到法庭申请临时保护令给你。
7.如果你担心其他家庭成员,尤其你的孩子的安全,你也可以告诉调查官你的忧虑,请他帮你的家人和孩子申请临时保护令。
8. 那名调查官将会召唤那个暴行者(那个嫌疑犯)来协助调查及录取他的口供。
9. 如果你要收拾你的私人物品,却又害怕回家,你可以要求那名调查官委派一名警官陪同你回家取回你的私人物品。
10. 一旦施虐者在法庭上被起诉,你就可以获得保护令(PO)。

警案报告例子

申请保护令

紧急保护令(EPO)
紧急保护令(EPO)是根据2017年“家庭暴力(修正)法”引入的。任何有遭受身体虐待或身体虐待风险的受害者都可以在你所在地区向社会福利局(JKM)申请EPO 。 EPO将由授权的社会福利官员随时发出。EPO有效期为7天,不可再更新。受害者无需提交警方报告而申请EPO。

临时保护令(IPO)
1994年家庭暴力法案中一项重要的特点是临时保护令(IPO)。它用来暂时性地合法保护受害者,她的孩子和亲戚。临时保护令是法院发出的命令,用来阻止具有暴力倾向的丈夫,家长或亲戚继续向受害者施暴。临时保护令是暂时性的,它的有效期限是直到警方调查完毕为止。通常临时保护令可有效地预防暴行的继续。

保护令
临时保护令在调查完毕后就不再有效。如果在警方调查完毕后,而被告因家庭暴力罪案被提控,法院就可以发出保护令。保护令的范围比较广,因为保护可以加上附加条款。家庭暴力法案第五段允许法院:

  • 停止受害者继续面对家庭暴力
  • 克制侵犯者或据称侵犯者煽动其他人向受害者施暴。

福利部

  1. 你所在地区社会福利部的授权福利官员可以为你签发EPO,而无需提交警方报告。
  2. 如果调查官评定你需要暂时保护令,你可以带着警方出示给你的暂时保护令申请书前往你区域的福利部。
  3. 福利部官员协助你写一份报告呈并交到裁判法院。
  4. 福利部官员会预约一个时间让你到裁判法院申请暂时保护令。
  5. 如果有必要,福利部官员会联络你的丈夫/配偶进行辅导。

裁判法院

  1. 法院会询问有关你的案件。
  2. 法院会发出五份保护令;每个有关的部门会收到一份,而警方会交一份给施暴者。
  3. 当你取得临时保护令,复印后把两份都收在一个安全的地方。
  4. 根据警方的程序,临时保护令要在七天内交到施暴者手上。
  5. 违反保护令/违抗法院的指示:如果施暴者在你得到临时保护令后继续骚扰你,你可以再作一份警察报告,并且通知你的调查官采取下一步行动。
  6. 记得检查你的临时保护令的有效期。不然,你需要再经历整个过程来取得新的保护令。
离开一个暴力的配偶

 

你和你的孩子的安全是最重要的。以下的提示是帮助你保持安全。拥有一个安全计划是很重要的。如果你存在一段暴力的关系中,想想:

  1. 记录靠近你和孩子居住地点的重要电话号码。那些重要号码包括警察,亲戚,朋友和当地的妇女组织协会。
  2. 可以让你倾诉关于暴力事件的朋友或邻居。请他们在听到叫骂声或暴力的嘈杂声时,联络警方。
  3. 怎样安全地离开屋子。练习离开的方法。
  4. 把屋里的危害物件或武器拿走。
  5. 就算你没打算离开,想一想你可以去的地方。想一想你可以怎样离开。把每天的需要品(参考以下的清单)装在一个包包里。收藏在一个你方便拿得到的地方。
  6. 时常复习你的安全计划。

如果你考虑离开向你施暴的人,想一想…

  1. 两个你可以去的地方。
  2. 可以帮助你的人。想一想可以帮你收藏包包的人。想一想可以借你钱的人。
  3. 以你的名字申请一个银行账户或信用卡。
  4. 你要怎样安全地携带你的孩子离开。在有些情况之下,携带孩子会对你们全部的性命有危险。为了孩子的安全着想,你必须懂得保护自己以便保护你的孩子。
  5. 把每天的需要品装在一个包包里。收藏在一个你方便拿得到的地方。

当你和孩子的安全受到威胁而让你必须远离暴力家园时,请记住这个小贴士:把以下的重要物件装进一个袋子并隐藏在安全及不会被施暴者发现的地方,如:

 

  • 身份证,孩子的报生纸,驾驶执照,结婚证书 ,学校证书
  • 现金,首饰品,银行存折,提款卡,信用卡,护照,保险单
  • 衣物及鞋子
  • 手机及通讯簿
  • 钥匙:屋子,车子,公司,保险箱

计划安全的路线:计划一条可以随时安全离开房屋的方法。如果房屋被上锁了,确保自己拥有钥匙以便离开。时时刻刻收存着重要的联络号码。这包括近亲,朋友,警方和医院的电话号码。考量一个适当的时间离开。当你决定离开时,请带同年幼的孩子一起离开。如果你把他们留下,以后也许很难再把他们带回身边。你的伴侣也可能会利用孩子来威胁你回到他的身边。当你离开施暴者时,想一想:

 

  1. 向社会福利部申请紧急保护令。
  2. 将他的暴行向警方投报。
  3. 如果你以报警,你可以从法庭领取临时保护令。时时刻刻保留一份副本在你身边。
  4. 更换家里的锁头。
  5. 通知同事,朋友及邻居你已没与施暴者同居。
  6. 通知看顾你孩子的人(例学校,安亲班)可以接送你孩子的人的名单。如果你有帮孩子申请到临时保护令,给老师和监护人一份临时保护令的副本。
  7. 告诉你的同事关于你的遭遇。请他帮你检听你手机的来电者。一想及策划一个在办公室的安全计划。如果可以,用多种路线回家。

不光顾以前你与施暴者一起光顾过的店面或生意楼。

了解家庭暴力

家庭暴力乃家庭中某位成员对您施予暴力的行为。施暴者之所以会虐待受害者是因为他们的控制欲。

在1994年通过的家庭暴力法案(DVA),家庭暴力已不再是个人的家事,而是一项严重的社会问题。在刑法下,家庭暴力是一种犯罪行为。妇女协会早已在家庭暴力法令于1994年通过前十年成立。

如今,受虐的妇女可以求助于政府机构如:警方,福利部,医院, 及非政府妇女机构来向施暴者采取行动。家庭暴力的行为包括:

  • 掌掴
  • 脚踢
  • 扼喉
  • 把您的头部撞向墙壁
  • 强逼性性行为
  • 另人感到渺小,愚蠢或无价值感
  • 破坏物业来让你感到困扰
家庭暴力的类型

向妇女施暴可分类为几种:

肢体上的虐待

  • 推撞她
  • 扣留她,不让她离开
  • 掌掴或咬她
  • 脚踢,扼喉或拳打她
  • 利用武器威胁或伤害她

性侵犯

  • 强逼她与其他人发生性行为,或强逼她观看别人发生性行为
  • 在虐打她后强逼她发生性行为
  • 强逼她在她生病或会危害到她健康的情况下,发生性行为
  • 以物件或武器伤害她为目的,强逼她发生性行为
精神上的虐待
  • 持续地批评她,辱骂她,对她大呼小叫
  • 在大众前或私下侮辱她
  • 拒绝让她接触其他人或进行社交活动
  • 不让她出外工作,控制她的钱,帮她作全部的决定
  • 利用谎言及矛盾的话语来控制她
  • 威胁她,如果她离开,孩子将会被带走
  • 施暴者以假设她有外遇为由而骚扰她
谁将受影响?

受害者
• 自我价值低和缺乏自信心
• 精神问题
• 羞耻,罪恶感和害怕
• 孤立自己,远离他人
• 忧郁或产生自杀的念头

儿童
• 害怕,缺乏安全感和对他人产生依赖的行为。
• 担心和焦虑
• 校园问题(逃学,学业表现差)
• 愤世嫉俗(导致暴力行为)

施暴者
• 家庭破裂
• 法律的制裁
• 分居/离婚

暴行循环模式

暴行循环模式形容当一个妇女被丈夫或配偶虐待时的形式。虽然每个妇女所经验的有所不同,这个循环指出在含有虐待性质的关系中通常所会发生的模式。

一个含有虐待性质的关系通常会经历三层阶段:

 


暴行循环模式可以在一段暴力的关系中发生千百次。整个循环可以从几个小时到一年,甚至更多来完成。切记不是每段家庭暴力的关系都迎合着暴行的循环。通常,随着时间流逝,‘蜜月’期将会渐渐地消失。最后,整个循环就会只剩下暴力期。

为什么家庭暴力会发生?


权力和控制
施暴者通常以自我为中心。他只在乎自己的需要而忽略他人的感受。他尝试以不同暴力的方法来获得掌控和控制其他的家庭成员。他是家庭的决策者,而且会粗劣地对待他的伴侣。


家庭因素
有些施暴者在暴力家庭中长大,导致他从小就体验到家庭暴力,并从中沿袭了暴力的行为。


社会因素
施暴者一般以传统男女的角色为主。他认为女人的地位是卑微的,是男人的侍从。他不能接受女性可拥有自主权来决定自己的生活,例如出外工作。


心理因素
施暴者有心理问题,尤其是人格偏差。这种偏差的行为,可能源于严重的情绪波动,撒谎,性问题,滥用药物(毒品,酒精)或做出自毁的行为。


常见问题(家庭暴力)


如果我报案,我的配偶会坐牢吗?
根据家庭暴力法令,家庭暴力现在是一宗罪行。报案的目的是对于你的配偶的暴行作出一项正式的投诉,并不是直接将他送进监牢。当你报案时,调查官会召唤你的配偶来协助调查。在调查完毕时,副检察官将会断定是否依据他的暴行及收集到的证据指控你的配偶。只有当法庭指出你的配偶有罪时,他才会被收监。

如果警官拒绝接受我的报案,我应该如何?
没有一位警官可以拒绝任何人在任何警局报案。如果发生此事,你可以在那间警局向警局负责人(Ketua Balai Polis)投诉。

当我被我的配偶禁锢时,我可以联络警方吗?
是,你可以。你可以拨999,他们会将你的电话转接到离你最近的警局。你可以告诉警方你家的地址,他们会立刻派送警官到你的家。如果你的配偶在警官抵达时也在现场,一定要有勇气告诉警官你需要帮助。接着,跟着警官到警局并且针对你的配偶禁锢你在屋内的事正式地作出投诉。

如果我离开我的家,我有权力携带我的孩子吗?
父母都拥有同等的监护权及抚养权。当你离开家园时,你是有权力携带你的孩子一同离开。如果你害怕你的配偶会向你的孩子施暴,或因他们年幼而你的配偶没能力照顾他们,带同孩子一起离开是很重要的。

在我离开家园后,我要怎么取回我的物品?
当你向警方报案后,你可以通知你的调查官你需要取回你的物品。他们会派一名警官陪同你回家取回你的物品。你也可以找福利部的官员陪同你一起回家取回物品。

如果我在获得临时保护令后,依然被我的配偶伤害或威胁,我该怎么办?
你必须马上向警方报案及联络你的调查官。如果你的临时保护令附带着拘捕的权力,调查官可以立刻采取行动,即拘捕他。申请临时保护令的过程中,建议你向裁判官争取在临时保护令上附带着拘捕的权力。你可以向你的福利部官员询问关于这事。

身为穆斯林人妻,如果我被丈夫虐打,我应该怎么离开我的家才不会被指责为背叛?
你可以到宗教局(Pejabat Agama)针对暴行提出投诉。你必须告诉宗教师(Ustaz)你已离开家园并且寻找着一个安身之处。如果你拥有一份关于你的暴力案件的警方报告就更好了。

我可以对我的配偶的暴行向警方报案,但是要警方不采取任何行动?
是,你可以。你可以为了安全起见而报案,也可以是成为一项他向你施暴的纪录。

如果暴力事件发生在晚间,而我却无处可去,我可以到哪里?
你可以到离你最近的政府医院的紧急及创伤部。通知负责你紧急事件的护士你需要一个安全的地方过夜。那名护士将会安排一间房间给你。第二天早上,你可以联络妇女醒觉中心或任何其他的非政府组织来得到协助。

如果我的男朋友打我,我可以向警方报案吗?
是,你可以对男友对你的暴行进行报案。但家庭暴力法令的权力不涵盖男友朋友的关系。换言之,家庭暴力法令在这个情况下是无法应用的。

点击这里观阅有关家庭暴力的海报、传单及剪报。点击这里观阅有关家庭暴力的书籍。

迷思与现实(家庭暴力)


迷思:没有爱情为基础的婚姻通常会以争吵及殴打妻子为收场。
现实:即使一段有爱情为基础的婚姻也不能担保将没有暴力。妻子被殴打的事件有可能会发生在有爱情为基础及被安排的婚姻。


迷思:服用酒精和药物会导致暴力的行为。
现实:以酒醉为由而作出暴行只是一个借口,而不是原因。许多暴力关系都牵涉酗酒及化学物质瘾(毒品)的问题。即便如此,暴行及酗酒、化学物质瘾是两个不同的课题。研究指出就算施暴者戒酒或停止使用药物,暴行依旧会发生。施暴者会另外找人或理由来当他施暴的原因。


迷思:只有贫穷和教育程度低的男人会向他们的妻子施暴。
现实:殴打及虐待妻子的男人都来自不同的社会背景。家庭暴力会看起来只是穷人的问题,是因为中等和高等阶级的妇女通常都有办法和资源去隐藏丈夫的暴行。那些资源较少的被虐妇女则因为她们必须向公共机构如警察和医院求助而变得显眼。


迷思:只有在生活上其他方面失败的男人才会殴打妻子。
现实:事业成功的男人也会殴打他们的妻子。通常身为他们的妻子鲜少或不大愿意透露丈夫殴打他们的事,因为那样会影响丈夫的社会地位,他的生意或职业,甚至会影响她唯一的经济来源。
迷思:妇女是因为做了些什么才会被施暴。


现实:没有任何一个人,包括妇女,需要对伴侣的暴行负责。虽然他不会愿意接受,但是只有施暴者必须为自己的暴行负责。每当暴行发生而妇女正苦苦哀求他们的丈夫时,“这是她的错”是施暴者经常对他们的暴行所使用的借口。是施暴者选择虐待他的伴侣,这与妇女的行为无关。


迷思:妇女可以随时离开。
现实:妇女通常会因为对离开感到害怕或内疚而选择留在恶劣的关系中。有时候,她们留下是为了孩子或她们需依靠丈夫作为她的经济。


迷思:存有暴力的关系不会得到改善。
现实:要把暴力关系改善的关键是施暴者愿意接受他的暴行并对此附上责任。如果施暴者承认他的暴行是不恰当的,他愿意改变及寻求辅导,那他就有机会可以改变。如果施暴者不接受他的暴行并拒绝改变,那妇女想要生活在无暴力的环境,唯一的机会就是离开那段暴力关系。当那名妇女愿意为自己设下适当的界限,相信她自己的个人价值观和自我肯定,进而发展及利用她所拥有的资源,这已经是为她迈向平静生活跨出了一大步。

马来西亚家庭保护法令


在1994年通过的家庭暴力法案(DVA),家庭暴力已不再是个人的家事,而是一项严重的社会问题。在刑法下,家庭暴力是一种犯罪行为。妇女协会早已在家庭暴力法令于1994年通过前十年成立。

相关法令